显示不出来

嗨!我是显示!
请看置顶!

说实话我还真就不太喜欢努力但是死板的人……欣赏努力是欣赏不过…。

要变优秀噢

每天晚上都~橘里橘气~
反正没人看我放屁~
她也不会看到我放屁~

5555555555555555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开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呃额额sieoxb3isi@ri【兴奋到混乱 我得睡觉去

P1是snapseed调整脸角度过的【…比我画的好看了

GGAD小碎(糖???玻璃???)渣整理

奈:

“爱蒙蔽了我们的眼睛。
我当然爱你……但我知道那种事会再次发生……我知道只要我爱了,就会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害……我不是一个适合去爱的人……我的爱总是造成伤害……
我被蒙蔽了双眼,爱就是这样。
在这个纷乱、充满感情的世界里,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答案。完美超出了人类的界限,也超出了魔法的界限。在每一个欢乐而明媚的时刻,那滴毒药都如影相随:知道痛苦会再次来临。所以请对你的爱人坦诚相待,显露出你的痛苦。痛苦对人类就像呼吸一样自然。
你真正爱的人,永远不会离开我们。有一些东西是死亡不能触碰到的。颜料……记忆……和爱。”
——阿不思•邓布利多


“这两个过早地品尝了人世沧桑的孩子一见如故。”
——巴希达•巴勒特


“格林德沃连夜逃离戈德里克山谷,带着邓布利多曾经鼓励支持并力争实现的梦想消失了,只剩头脑空空的邓布利多兄弟二人独吞悔恨,在内疚和悲哀里过活。
1945年,在人们盛传格林德沃害怕邓布利多的声浪中,在人们对他的多次恳求中,邓布利多被迫与格林德沃相见。昔日亲密的朋友已成为决斗场上箭弩相对的敌人,二人展开的激烈搏斗以邓布利多赢得长老魔杖的胜利告终,魔法世界恢复了暂时的和平,邓布利多也因其光辉事迹而载入史册。
‘是可怜的阿利安娜之死引起的,我想,’巴希达说,‘此事发生得非常突然,盖勒特当时在他们家。那天他失魂落魄地回到我屋里,跟我说他明天就想回家。盖勒特心情糟糕透了。于是我弄了个门钥匙,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
曾因袭击同学险出人命的盖勒特在那女孩死亡后不到二十四小时就逃离英国,而阿不思(出于羞耻还是恐惧?)也没再见过他,直到在魔法界多次呼吁之下才被迫与之相会。
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日后似乎都没有提到这段短暂的年少友谊。然而,邓布利多无疑推迟了大约五年才去挑战盖勒特•格林德沃,世上因此多了五年的动荡、伤亡和失踪事件。邓布利多为什么踌躇不前,是念旧,还是害怕被揭露出昔日密友的关系?邓布利多是否很不情愿去捉拿那个他曾经相见恨晚的人?
神秘的阿利安娜又是怎么死的?她是否无意中成了某种黑魔教的牺牲品?还是当两位年轻男士坐在那里排练如何名扬四海、统治天下时,那小姑娘撞见了她不该看到的东西?阿利安娜•邓布利多会不会是‘为了更伟大的利益’而牺牲的第一人?”
——丽塔•斯基特


“你来了。我想你会来的……总有一天。但是你此行毫无意义。我从没拥有过它。
杀了我吧,伏地魔,我很高兴去死!但是我的死不会带来你所寻找的东西……有很多东西你不明白……
杀了我吧!你不会赢的,你不可能赢的!那根魔杖决不会,永远不会是你的——”
——盖勒特•格林德沃


“恋爱在某种程度上会让人盲目。
他为什么会受到这些思想的蛊惑呢?他是个天性善良的好人,我甚至都没有细想过他为什么会做那些事,这只是我的想法。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他坠入爱河了,而他们是否在这种意乱情迷的情况下发生身体关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爱情,而不是性。所以这就是我对邓布利多的了解。而这就解释了他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些蠢事。他在热恋中完全迷失了他的道德方向,而我认为他随后对他在这些事(指爱情方面)的判断力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因此他成为了一个完全无性的人,度过了独身禁欲、潜心于书籍的一生。
早知道能让你们这么高兴,我就应该几年前告诉你们了。”
——J•K•罗琳


“1945年被邓布利多击败的黑巫师。巧克力蛙里都附带有名巫师的画片,阿不思·邓布利多的画片的背面写着他的名字。


年轻时的盖勒特·格林德沃
格林德沃就读于德姆斯特朗魔法学校(未毕业,因为袭击同学险出人命而被开除),那是一所环绕着黑魔法的学校。他像邓布利多一样年纪轻轻就表现出了极高的魔法天赋。然而他并没有把精力耗在追求获得荣誉和奖章上,对此毫无兴趣。在他十六岁的时候,德姆斯特朗发现不能再对盖勒特·格林德沃邪恶的、乱七八糟的实验熟视无睹了,于是把他开除出校。
迄今为止,可考证的关于格林德沃的记录是他“用几个月的时间周游各地”。而现在可以推测是格林德沃选择了去拜访他住在戈德里克山谷的姑婆家,经魔法历史学家巴希达·巴沙特介绍,在那里认识了同样才华横溢的阿不思·邓布利多。用巴希达·巴沙特的话说,“这两个过早的品尝了人世沧桑的孩子一见如故”。他们“像火和锅一样投缘”。阿不思坠入了爱河,深深地迷恋上了格林德沃。虽然格林德沃也为阿不思而炫目,但是他为了把阿不思拉到身边不惜夺走他的一切。两个灵魂相互吸引的年轻人计划建立巫师组织,并一同找圣器。


正当两个年轻的巫师开展他们伟大的事业时,邓布利多的弟弟阿不福思从霍格沃茨回到家里,责怪邓布利多没有照顾好妹妹阿利安娜。于是,兄弟二人发生冲突,阿不福思拔出了魔杖。这时的格林德沃已经非常生气,认为阿不福思是个愚蠢的孩子,竟然妨碍他和邓布利多的宏伟计划,于是对阿不福思施了钻心咒。阿不思试图阻止他。三个人在混战中伤及无辜的阿利安娜,她死了。格林德沃逃走了,后来他从格里戈维奇手中偷走了长老魔杖,并且训练了一支军队,成为著名的黑巫师。至于他一直都位于最危险的黑巫师的前列,而没有排在名单首位,只是因为后来伏地魔的出现,抢走了本应属于他的这份殊荣。格林德沃的魔爪从未触及英国,所以他发迹的过程也就并不广为人知。
1945年,他被邓布利多击败,一直单独关押在纽蒙迦德最高的塔里。据说他在晚年流露出了悔恨。哈利通过巧克力蛙卡片听说并了解格林德沃,在比尔和芙蓉的婚礼上又从威克多尔·克鲁姆听说格林德沃的一些事情,克鲁姆说格林德沃杀了他的祖父。
1998年,伏地魔潜入纽蒙伽德逼问格林德沃老魔杖的下落,格林德沃谎称自己从未得到过它,并嘲讽伏地魔。随后遇害。哈利在“国王十字站台”向邓布利多暗示了,格林德沃之所以这么说也许是为了保护邓布利多的坟墓。
但是在最新的哈利波特系列电影里,导演似乎并没有忠实原著,事实上,在片中,格林德沃很迅速地告知了伏地魔长老魔杖的所在地。这也招致了一些粉丝的不满。
格林德沃是位于瑞士伯尔纳·阿尔卑斯的一条街道。格林德沃失势于1945年,也就是所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那一年,因此也有很多人认为这或许与希特勒有联系吧。
当被问到“格林德沃被打败于1945年是否属于偶然”时,罗琳回答说:“这并不是偶然,当麻瓜爆发世界大战的时候,魔法界也在进行着世界规模的战争。”
相关新闻
来自于:
编者:Adam Hsieh
来源:影像日报 | 好莱坞电影手册
《哈利波特》作者J.K.罗琳承认邓布利多校长是同性恋!
毫无疑问,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Albus Dumbledore)带着不少秘密走进了坟墓,不过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个“不能说的秘密”。
来自Associated Press的消息,传言终于被证实:阿不思·邓布利多,久经考验的魔法大师,德高望重的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校长其实是同性恋!创作《哈利波特》(Harry Potter)七部曲的英国知名作家J.K.罗琳(J. K. Rowing),今年夏天结束了长达10年的马拉松创作历程之后,周五在纽约Carnegie Hall举办的《哈利波特7》(Harry Potter and the Deathly Hallows)签售会上让邓布利多校长正式“出柜”。
罗琳在回答读者提问“邓布利多能否找到‘真爱’”的时候透露了这条相当劲爆的故事线索。现场一片惊呼声夹杂着鼓掌声。当然,我们也听到了那些保守宗教团体草草写下了又一条封杀《哈利波特》系列小说原因的声音。
这正好解释了为什么这位出色的巫师年轻的时候曾经被盖勒特·格林德沃(Gellert Grindelwald)的魔力和魅力所吸引。可是格林德沃不久之后就和邓布利多分道扬镳,独自踏上了追求黑魔法的道路。
“恋爱某种程度上会让人盲目。”罗琳解释说,“邓布利多经历此事之后也非常失落。”接着邓布利多和格林德沃展开了一场正邪魔法对决,并将对方彻底打败,这无论对于巫师界还是邓布利多本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时刻。
罗琳向欢呼的哈迷表示,这场爱情是邓布利多的惨痛悲剧。“早知道能让你们这么开心,我就应该几年前告诉你们了。”
谈到《哈利波特6》电影版的时候,罗琳说,其中有一个场景提到了邓布利多曾经喜欢过一个女孩。她马上就把这段给划掉了,旁边留了注释给导演大卫·耶兹(David Yates),解释了关于邓布利多校长的“难以忽视的真相”。
邓布利多的性取向几年来一直都是网路上相当热门的话题。邓布利多这个角色涉及到的错综复杂的背景信息引发了不少讨论以及……原创故事。
“现在想想那些粉丝同人小说就觉得他们太厉害了!”罗琳开玩笑说。
一位工作日程表爆棚而且总是守口如瓶的老巫师的确没有太多时间空间安排感情戏,不过他在保护自己所爱的一切时所需要的可就不仅仅是坚强了。
格林德沃与邓布利多有同性恋关系。(HP里罗琳亲口承认的BL官配。)
JK罗琳近日接受爱丁堡《学生报》采访时,再次谈论了关于基督教正统教派对HP小说的抨击,还详细说明了她将邓布利多写成gay的原因,还表示她对撰写HP系列的百科全书的强烈兴趣。她谈到了Laura Mallory(我们肯定都记得这位居住在美国佐治亚州的基督徒母亲多次向当地政府上诉要求把HP小说当作异教邪书从图书馆书架上撤下):
“我能够应付坏的书评。没人喜欢坏的评价,但是一个有用的评论也能使你从中学到一些东西。不过说实话,这些基督教正统教派的事情是坏事。我会很高兴地坐在那里跟一个从常规角度批评HP小说的书评家进行辩论。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通过媒体做过争论了。我一直都试着理性地对待这类事。有个记不清来自卡罗来纳还是阿拉巴马的女人一直都在试图让HP小说遭禁———她是一位4个孩子的母亲,而且从未读过HP小说。然后———我不是说谎,我甚至也不是开玩笑,这是她最近说过的话:当她被问到(为什么这样做时)她说:‘我向上帝祈祷,询问我该不该看这些小说,而上帝告诉我不该看。’”罗琳停下片刻回味着这段话的含义,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你瞧,这就是我与另一方的人存在完全的分歧的地方。因为那是正统教派。正统教派就是:‘我不要敞开我的思想去看一看处于争论另一方的你们,一点也不要。我不要读那些书,我也不要看到那些书,我吓得要命。’”“这就是问题的危险所在,也许是政治上的极端,或是宗教信仰上的极端......事实上,如果你把所有这些主要宗教信仰中的正统教派放在同一间屋子里,他们会有很多的共同点!”她大笑道,然后冷静下来说:“他们全都憎恨同样的东西,这真是讽刺。”罗琳还谈论了她将邓布利多设置成gay的原因,并说明了为什么他的同性恋取向对整个系列小说的故事情节来说并不重要的原因。”
“我从来都是把邓布利多视为gay的,但是某种意义上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部小说不是讲述邓布利多是gay的。只是我从一开始就清楚地知道他拥有这个隐藏的大秘密,而且他还曾经受到蛊惑想做与伏地魔同样的事,他还受到过种族统治的蛊惑想征服麻瓜。所以,这些才是邓不利多最大的秘密。”
“他为什么会受到这些思想的蛊惑呢?”她问道:“他是个天性善良的好人,我甚至都没有细想过他为什么会做那些事,这只是我的想法。我想我知道他为什么会做出那样的事,他坠入爱河了,而他们是否在这种意乱情迷的情况下发生身体关系并不是什么大问题。问题在于爱情,而不是性。所以这就是我对邓布利多的了解。而这就解释了他在被爱情冲昏头脑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些蠢事。他在热恋中完全迷失了他的道德方向,而我认为他随后对他在这些事(指爱情方面)的判断力产生了极大的怀疑,因此他成为了一个完全无性的人,度过了独身禁欲、潜心于书籍的一生。”很显然,很多人并不这样想。她如何回应那些不赞成在一部儿童作品中出现同性恋角色的人呢?“那又怎么样?”她立即反驳道:“这是个非常有趣的问题,因为我认为对同性恋的憎恨是一种对人们相爱的惧怕,甚于他们对性行为的惧怕。似乎人们天生就有种对爱情的惧怕,我发现这很令人惊奇。有些人会想,那为什么我们从来没看到过邓不利多对自己身为gay感到不安呢?”罗琳很显然对这种观点觉得很有趣。“这种想法是从哪来的呢?而另外一件事是——我还收到过这类来信——就是,作为一个男同性恋者,他在一所学校里任教是绝对不可靠的。”一股怀疑的气氛袭过房间,貌似罗琳本人也还不能相信这些论点。她继续说:“他是个非常年迈的老人。你必须问自己:为什么这个事就这么引人好奇?人们必须检查他们自己的态度。这只是这个人物的很小的一方面。这是不是他身上最重要的东西呢?不是,这只是邓布利多,看在上帝份上。对于整个故事来说,有20件比他的性取向更重要的事情。”这件事的底限就是:“他不是一个gay人物,他只是一个人物,碰巧是个gay。”罗琳很诚恳地说道。
——百度百科


“我不知道他爱谁,赫敏,但绝不是我。这不是爱,留给我这个烂摊子。他跟盖勒特•格林德沃吐露的真实想法,都比对我说的多得多。”
——哈利•波特


“是死圣,不是魂器。”
“是死圣,”邓布利多嘀咕着,“不是魂器,真的。”
接下来是一阵沉默。他们后面的生物发出呜咽声,但哈利不再去注意它了。
“格林德沃也在找它们?”他问。
邓布利多闭了一会眼睛,点了点头。
“那件事,是最最重要的,使我们走到一起。”邓布利多安静地说,“两个聪明而自负的男孩子共同的向往。他想要去高锥克山谷——我可以肯定你已经猜到了——是因为伊格诺思?佩弗利尔的坟墓。他想要探访第三个弟弟死去的地方。”
“这么说那个故事是真的?”哈利说,“全都是真的?佩弗利尔三兄弟——”
“——正是故事里的三兄弟。”邓布利多点了点头,“哦,是的,我是这样想的。无论他们是否在一条孤单的小路上遇到了死神……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佩弗利尔兄弟只是很有天赋的懂黑魔法的巫师,他们成功地制作出了那些威力强大的魔法物件。那个他们最后成为死神的圣徒的故事,对我而言是可以让我兴奋得跳起来的传说。
“那件斗篷,正如你所知,随着时间流传下来,从父亲到儿子,母亲到女儿,一直流传到伊格诺思的最后一批后代,就像伊格诺思一样在高锥克山谷出生的人。”
邓布利多向哈利微笑着。
“我?”
“你。你猜得很对。我知道,为什么斗篷在你父母死去的时候会属于我,詹姆在那之前的几天展示给我看过。这样就解释了为什么他在学校里做了那么多违纪的事却没有被发现。我几乎不能相信我所看到的。我借走了它,想要研究一下。自从我放弃集齐死圣已经有很长时间了,但是我也忍不住,我忍不住想要好好看看……它是我从未见过的斗篷,非常旧,但在各个方面都很完美……然后你的父亲死去了,我最终有了两件死圣,完全属于我!”
他的声音忍不住露出痛苦之意。
“但斗篷也不会帮助他们活下来,”哈利很快地说,“伏地魔知道了我的父母在哪里。而斗篷并不能抵抗咒语。”
“是的,”邓布利多叹着气说,“是的。”哈利等着,但是邓布利多不再说话,所以哈利开始提示他。
“所以当你见到斗篷时就放弃了寻找死圣?”
“哦,是的。”邓布利多微弱地说。看上去他是强迫自己面对着哈利的眼睛。“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你知道的。不过你不会比我更轻视我自己。”
“可我没有轻视你。”
“以后你会的。”邓布利多说。他深深地呼吸,“你知道我的妹妹得病的秘密,那是麻瓜干的,让她变成了那个样子。你知道我可怜的父亲是如何寻找他们报仇,如何被判了刑,如何在阿兹卡班死去的。你也知道我的妈妈用尽一生来照顾阿瑞娜。
“我憎恨这一切,哈利。”
邓布利多坦率而冷淡的说了这一切。他的目光越过哈利的头顶,看向远方。
“我是极有天赋的,我是才华横溢的。我想要逃离。我想要出人头地。我想要得到荣誉。
“别误解我,”他说,痛苦在他的脸上显现,使他看上去又变回了老人,“我爱他们,我爱我的父母,我爱我的弟弟妹妹。但是我是自私的,哈利,比你——一个非常无私的人——能够想象得到的要自私得多。
“所以,在我的母亲死去后,我承担起了照顾有病的妹妹和任性的弟弟的职责,我既愤怒又悲痛地回到了我的村庄。我想这使我陷入困境而且浪费了我的时间。就在这个时候,他来了……”
邓布利多再次直视着哈利的双眼。
“格林德沃。你简直无法想象他的想法是怎样吸引了我,哈利,让我着迷。麻瓜被我们用武力强迫去做一些对我们有用的事。我们巫师胜利了。格林德沃和我,成了两个年轻的光荣领袖。
“哦,我还是有顾虑的。但我用空洞的语言抚慰我的良心。一切都会变好的,任何伤害麻瓜的行为都会带给巫师无数好处。在我内心深处,我会不知道格林德沃是个什么样的人吗?我想我知道,但是我闭上双眼,不去理睬。如果我们的计划实现了,我所有的梦想都会成真。
“而且在我们计划的核心,就是死圣!它们令他那么着迷,它们令我们俩那么着迷!那个无懈可击的魔杖可以引导我们拥有极端的力量!那块回魂石对他而言——虽然在他面前我假装我不知道——是一支阴尸军队,而对我而言,我承认,那意味着我父母的重生,我肩负着重大的使命
“至于斗篷……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从来没有过多的讨论过斗篷,哈利。我们两个可以不借助斗篷而很好的隐藏自己,依靠魔法,当然,是那种你可以保护主人和遮挡其他人的魔法。我想,如果我们找到了它,可能会对藏起阿瑞娜很管用。但是我们对斗篷的最主要的兴趣在于它是那三样东西的组成部分,传说中人只有得到所有三样东西才能征服死亡,那个被我们认定为是不可能被征服的东西。
“无敌的死神!格林德沃和邓布利多!癫狂的两个月,噩梦般的两个月,使我疏忽了遗留下来的我的两个家庭成员。
“然后,你就知道发生什么了。我的粗鲁的、无知的却更值得敬佩的弟弟告诉我妹妹病重。我不想听到他吵着告诉我妹妹的事,我不想听到自己因为一个多病而娇弱的妹妹而无法出行去寻找死圣。
“争执演变成了斗殴。格林德沃失去了控制。我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这样的人,但是我假装我不知道,结果他暴露出了他凶残的一面,而阿瑞娜……尽管她曾受到我母亲的细心呵护……但此刻她还是不可避免地躺在地上死去了。”
邓布利多发出了一阵气喘声,留下真挚的眼泪。哈利伸出手,很高兴地发现他可以碰触到邓布利多。他紧紧地抓住的邓布利多的胳膊,让他渐渐地平静下来。
“然后,格林德沃逃跑了,除了我以外没有人想到他会离开。他消失了,带着他争权夺势的计划,折磨麻瓜的阴谋,以及对死圣的梦想——我曾经鼓励他帮助他实现的梦想。他逃走了,而我留下来将妹妹下葬,并学着在内疚和沉重的哀痛里生活。那是我人生中最可耻的一笔。
“年复一年,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人们说他获得了一根拥有无限力量的魔杖。在此期间,我不只一次被邀请担任魔法部长。自然的,我拒绝了,我知道我并不适合执掌权力……”
“但你比福吉和斯克林杰强多了!”哈利大声喊出来。
“是吗?”邓布利多沉重的问“我可不那么确定。当我是一个年轻人时,我曾证明,权力虽然对我有诱惑力,但那却是我的弱点。这是很奇怪的,哈利,不过也许最适合掌权的人正是那些从未刻意去追求过它的人。那些像你一样的人,当有领导任务强加在他们身上时,他们只好穿上制服,因为他们不得不这样做,然后他们便惊奇地发现他们能够做得很好。我在霍格沃茨会更安全。而且我认为我是一个不错的教授——”
“您是最棒的!”
“你很善良,哈利。但正当我忙于训练年轻巫师的时候,格林德沃建立起了一个军队。人们说他很害怕我,但也许,和他害怕我比起来,我更惧怕他。
“哦,不是怕死。”邓布利多说,回答了哈利脸上的疑问。“不是怕他可能会对我施的魔法,我们是势均力敌的——也许我还更胜一筹。我害怕的是事情的真相。听我说,我永远也不知道在那个令人毛骨耸然的夜里,到底是谁最后发射咒语杀死了我的妹妹。你也许会说我胆怯,你是对的,哈利,我最害怕的是我一直认为阿瑞娜是因我而死,不仅因为我的傲慢和愚蠢,更是因为我,带来那场使阿瑞娜死亡的争斗的我啊!
“我认为他知道,我认为他知道是什么使我恐惧,我一直拒绝与他会面,直到再拒绝就太不体面了。人总有一死,但他的死亡看来已经无法避免,而我只好做一些我不得不做的事情。
“然后,你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赢了那场决斗,赢得了那根魔杖。”
又一阵静默。哈利没有问邓布利多是否查明了杀死阿瑞娜的到底是谁。他不想知道,也没打算让邓布利多会告诉他。他终于知道了当邓布利多朝厄里斯魔镜中看去的时候他会看见什么,也明白了为什么邓布利多会那么理解哈利对厄里斯魔镜的着迷。
他们静静地坐了很久,他们身后那个生物的呜咽声已经不再能打扰哈利了。
最后哈利说,“格林德沃尽力阻止了伏地魔去追寻那根魔杖。他说了谎,你知道的,他对伏地魔谎称自己从来都没有过那根魔杖。”
邓布利多点了点头,低头看着他自己的膝盖,弯弯的鹰钩鼻上依然闪着泪光。
“他们说他在之后的几年里显示出了自责,他独自待在努尔蒙德的地下室里,我希望这是真的,我情愿相信他为了他所做的一切感到恐惧和懊悔,也许对伏地魔说谎就是他在企图弥补他的过错……防止伏地魔拿走死圣。”
“也许也是防止他入侵你的坟墓?”哈利插言道,邓布利多擦了擦眼睛。
又是短暂的沉默。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

我当然很想像别人那样不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活着呀…当然想不那么敏感呀…………

不管什么时候我都很吃互为rival的cp…………KLANCE是 出胜是 Gilfoyle/ Dinesh是 我自己的孩子也是…………………………………………忍不住爆哭

你们三个好酷55